2017年4月25日 星期二

重温~ 一個月曆帶來的感想(2012)

由於近日在FB看到有自命基督徒的人(我估他也以為自己是"聖人"),他在別人的貼文批評別人的宗教信仰,說他自己信了上帝就一定可以升上天堂,他看不起不是基督徒,認為衣C難教最邪惡,及甚至別人提到佛教時,他就詛咒別人必下地獄! 此人讓我想要重溫這一篇我的舊文~ 《一個月曆帶來的感想》。
原文圖片沒法顯示了,本來我的電腦壞了仍未修好,也沒法找到圖片再上載。後來想到,可以立即再影重新上載! 可惜"觀音"圖月曆的圖片已不在了。


12年12月30日 星期日

一個月曆帶來的感想

       又到年尾,新一年又即將開始,2013年的新月曆就是她了(觀音圖月曆,圖片找不到)! 今年這個月曆是我們自己親自去印派月曆的公司的批發貨場(非門市)取的。原因是去年給我月曆的雜貨店老闆夫婦已經回歸祖國,雜貨店已經易手而我已很少光顧。是標自己打電話去這公司的門市店舖問還有沒有2013年的中國月曆,聽電話的女士奇怪地問他〝你要中國月曆來做甚麼?〞(因為她聽得出標是外國人!)他說〝是給我的中國人老婆的!〞於是對方就告訴他〝這裡沒有,要到批發貨場那裡才有,那裡離開市中心大約兩英里。〞標立即說〝好!我現在就去批發貨場取〞!去到貨場標停下車要我自己前去取,我去到門口,見到有一個月曆放在枱上,我說我是來取月曆的,一位年輕的華人就把枱上的月曆交給我,很友善,沒有多問多說,我謝過後就離開。
這是去年2016年的,仍未捨得掉

2012年的是個福字月曆,終於可以功成身退了! 感謝月曆陪了我們一年!更感謝雜貨店老闆娘贈我這月曆!我很掛念老闆兩夫婦,因為他們都很好人!但幾個月前已經回廣州不會再回返來,雜貨店已經轉手,新人事新作風,當他們接手後不久,店舖內的擺設也更改了,我已減少光顧。但有一次我們去買麵包,我在麵包架前猶豫地拿起一條長白方包,轉身問收銀的年輕女士〝這麵包是不是今日送來的?〞她很快地答〝是呀!都是今日送來的。〞於是我就買了那麵包回家。回家後拿麵包出來吃,一吃就知不是今天來的!於是標就很不高興地說〝不再光顧她了!她不誠實!〞

因為舊老闆夫婦都很好人,會告訴我那些是當日送來的新鮮麵包,當然只是用廣東話講給我知,如果沒有新鮮送來的她也會直接說今天沒新鮮麵包送來。 幾年前臨近中秋,當時我看到她掛著的月曆,我說:噢!原來很快就是中秋了。我家中沒有中國農曆那種月曆,時常忘記節日,要叫香港親人寄中國月曆來給我先得!她就很訝異地望著我,然後說她那些都是本地批發商送的,下次留一個給我,我只是聽到還未取得月曆已經很開心了!除了給我月曆之外,有次我見老闆娘在開花生殼,我問她是生的還是煮熟了的,她說是生的,在街市買用來煲湯;我就問她可不可以給我幾粒,我想用來種。她立即說可以,就拿出一個小膠袋抓了一把給我,我說幾粒夠了,她說拿去很便宜的!有時買的東西計完數是有零頭的,例如15.35,我先拿出15元再在散子包內掏銀仔,她就說15元可以了;要知道有些店是一個仙也不會收少你的,會一直等你慢慢從衫、褲、手袋裡找、掏、挖出銀仔來的!

這間雜貨店夫婦回國後個多月,另一間更近我住處的雜貨店,有日我去買雞蛋,老闆問我幾時返香港,我說今年都不會了,然後他說他就走了!我問〝走?回國探親嗎?〞他說〝不是,回去後不回來了!店舖已經賣了,做到月尾,到時會有人接手。〞我聽完後心情很沉重,因為又一間相熟店要轉手了!老闆還說〝太難做了,不止中國人的店,就是印度人開的也有很多結業了,我太太和兒子月初已經走了,剩下我打點好一切做到月尾才走……。〞

今年收到的月曆是雙面印刷的,其實由月曆的印刷也可以看出經濟情況的好壞。幾年前的月曆大大張紙,一個月一張,紙質又硬,那時候的公司還恐怕你不要,一給你就兩個,於是相同的、不同的拿回來六七個,真正使用的就只得兩三個,餘下的我會把紙張撕下來,再切成細塊做記事簿。 不過今年很多都是一張過的年曆、雙面印刷,呎吋也較細,紙質也很薄,不能做記事簿紙了。

 試過問另一間雜貨店有沒有月曆,那老闆娘說沒有,叫我去某某大店問。我去到問,老闆娘給了我這上圖這個。是一張過的立體塑膠片 ~ 財神年曆。標再問她有沒有一張張揭的,她就拿出一本〝日日撕〞的日曆出來,放在枱面上,然後用國語對我說〝這個,我們收五元一個的〞。我和標也不喜歡那種,於是再問她有沒有一個月一張那種月曆?她說沒有。那就算了,之後標就打電話給另一華人商店,結果最後就帶了〝觀音〞月曆回家。

 和諧共存,有衝突嗎?

在我剛拿到月曆上車後,我才打開看,一看,噢!心中暗說是一幅觀音圖!然後,我有一點猶豫,把觀音圖像給沙朗看,然後問她〝沙朗,你會不會介意家中掛著這個圖像的月曆?〞她不知圖像是甚麼亦不明白我的意思,我解釋說〝因為這是中國人心目中的神之一,在香港有些基督或天主教徒是十分虔誠的,他/她們的家中只可以有耶穌、聖母或十字架,是絕對不容許有任何一切與異端邪教有關的東西存在的。〞她聽完就笑著說〝不不,我不會介意,我們不是那種基督或天主教徒!〞我聽到後很放心也開心。事實上我們大家真是可以和平共存的!  

我算是沒有正正式式的宗教信仰,以下只是說出我所見及我自己心中有感而發,沒有不敬也不是要針對宗教人士,希望有宗教信仰的朋友們(也許不敢亂說朋友,因為我們根本都不認識對方!)或blog友們,不要誤解及胡亂對號入座,也請多多包涵。

我只知道有些教徒是十分虔誠的,他/她們絕對忠於自己信仰的〝教會〞,相信只有自己的宗教信仰才是絕對的真確、正直、至高無尚的宗教,對於其他一切宗教都十分睥睨,視之為異端邪教,崇拜偶像,他們的家中甚至不能有任何象徵異教的東西存在。他們看不起燒香膜拜的行為,有些甚至連自己的父母、長輩要裝香、向天、地、先人名牌、神主牌跪拜、祭祀自己的先父母、先祖父母等等的行為都十分厭惡,因而有些會做出不尊重、看不起自己父母、長輩的行為。但我也見很多教堂是有燃點白蠟燭的,如果燒香是迷信,為何他們又會燃點蠟燭?我時常有疑問:在他們心目中,是否爹親娘親不及上帝、耶穌、聖母親呢?其實人各有志,大家信仰不同,應該互相尊重才是。別人不管你拜上帝,你為何要阻人拜關帝? 講你也不會信,今日,我在一個信上帝的家庭中生活,在這間屋子內,我竟然可以發現關帝像、佛像、觀音像啊!鄭重聲明,那都不是屬於我的東西,也不是我要求買、請或帶進這屋子的!而這屋子內的人是信上帝的,他們是天主教徒,可是在屋內卻不見掛、貼或擺放上帝、耶穌、十字架等東西,只在我和標房中的牆上有一張"聖母"的圖像,也就是本文中第一張圖,僅此而已,他們說,上帝是在心中的!

以下圖片的都是在這屋內找到的:
*首先上圖這關帝像,是標以前的太太帶來的!對標來說,這只是一個陶瓷工藝品,他前妻離去後,就任由他在其中一個房間的枱面擺放著。他從不覺得在家中放一個〝藝術品〞會對他的信仰有衝突,會因此而令他墮進地獄去! 
*而下圖這個頭像是〝石像〞,非常的重!也會令人聯想起觀音或佛像吧!向來都是放在廳中的擺設。標說也是前妻的東西,老遠從中國大陸帶回來的。我說〝嘩!山長水遠,很重的啊!〞他說他不知道,反正不用他揹回來就是!同樣,這對他來說也只是一件藝術品而已!

*還有下圖的這個〝笑佛〞!一直就放在我們房中其中一個櫃上面,都與我無關!


*至於下圖這兩件~佛光普照,也不是我的!一直放在沙朗房中,是她自己旅遊時買的!

本地人喜歡這種月曆,字夠大,又可看到之前及之後三個月的日子。
 *一個小的銅佛像是標多年前去印度參觀工廠時,順便當在當地買回來給我的紀念品!當我收到這佛像時,心中簡直疑惑重重,基於在香港遇到過 ~ 只信奉上帝,所以絕對不拜、不碰、不藏、不貼、不要、不屑、甚至不想望到、不.......總之是其他任何屬於或疑似異端邪教的東西,甚麼都〝不〞的基督徒,所以初時我也不明白為何標的家中有那麼多異教的東西偶像存在,而他是個信上帝的人,竟會膽敢毫不忌諱地老遠地從印度買一個佛像回來給我做記念品,而我不算是一個佛教徒!那一刻我對於在香港時遇見過的那些自稱虔誠基督或天主教徒、對甚麼異教有關的東西都〝不〞的人的感覺就只有一個字〝假〞!我覺得他們根本就曲解了宗教的真義!宗教不是教人包容的嗎?為何他們心目中卻只有〝自我〞?完全不將他人放在眼內!

標會掛他自己喜歡的月曆,因為字夠大,一頁就可看到七個月的日子! 我亦有我掛上中式的月曆,互不相干,沒有衝突。我對基督教不認識的東西他會告訴我,而他也喜歡我講中國的神佛故事給他聽。事實上當初我是沒想過一定要有中式月曆的,我會上網查日期,反而是標他想我有一個中式月曆。因為我剛來時沒有中曆,他看到中文電視台播關於節日的廣告,例如端午有龍舟、糉子;中秋有月餅;還有新年等,就會問我幾時是那些節日的日期,我就上網查正確日期告訴他,或者索性在月曆上寫下來。

後來我問他知不知中國式的日曆上印有農曆,連何時是月缺月圓一看就知,(西式月曆不是全都會印上滿月日期的),於是他就說叫我女兒寄一個過來,而那時我們仍不知道本地華人是有印中式月曆派送的,以為都是他們自己從中國買貨時順便運來的,直到見到雜貨店裡的本地中式月曆才知。

宇宙無涯包羅萬有,可惜人心卻是如此狹隘,怎麼處處容不下別人,只要稍有與自己意見不同就想將人剷除!你信了上帝就一定會天堂?你信上帝的,我沒傷害你,只是大家有些意見不相同,你就可以侮辱我、詛咒我要下地獄,而你仍然可以上天堂?世上沒有絕對的好人好事或壞人壞事,凡事都是相對的,正如有天堂就有地獄,有陽光就有陰影,誰能上天堂,誰人下地獄,是由你說嗎? 大家都是基督徒,信奉同一個神,為何有人可以包容,達到和諧共存;有些卻容不下一點分歧,以至紛爭不斷呢? 我最反感就是聽到有些人很自以為是聲大大地說〝我是基督徒,基督徒不講大話的!〞我覺得他不單是在自欺欺人,還暗喻除了只有基督徒可信之外,其他所有人都是會講大話不能信的!但,我不是基督徒也聽過一個聖經故事,其中有內容大意是〝誰認為自己從沒犯過錯的就先擲出石頭吧!………〞那麼敢問誰沒有說過大話!

又試過在電影看到,在同一間教堂內,有少女跪在神前禱告祈求上帝幫助,讓她可以早日回家與小女兒同聚;亦有精壯青年祈求上帝庇佑可以順利完成工作平安回家。他們都是很認真、很虔誠地祈禱。但背後卻是:少女被人販子賣去準備當妓女;而男青年正要運送一批被擄拐的女孩交給人販子! 我很疑惑,他們都向著同一個神祈禱,他們都很誠心地去禱告,他們都只是祈求可以早些平安回家!若沒有說出背後原因,你聽到會怎樣想?神會幫那方?幫女孩,男孩會被人販子殺死。幫男孩,女孩被逼良為娼。那麼,神到底又會怎做?

🌎

2017年4月22日 星期六

生活逼人,人也逼人 ~ 3

        之前提到,我用來洗地拖地布的紅色水桶,可能大家亦會奇怪為何也用來浸死老鼠,不怕有菌污染地布嗎?首先我是不怕見到老鼠的,不用直接觸摸到牠我是沒問題的,而卡洛斯會立即清理老鼠,先用漂白水、再用洗衣粉洗刷個桶,而我用桶時也會用滿桶稀釋漂白水先浸著地拖地布一段時間,然後才再過水幾次。所以,卡洛斯覺得個桶他已經洗得很乾淨了! 但,用了漂白水也不代表乾淨得可以用來盛清水食用!
        像卡洛斯這類ignorant愚昧無知的工人,這裡比比皆是,大部份知識水平低,甚至沒接受學校教育。他們的生活態度就是~生存,活著! 最緊要餓了有飯開,不用餓死。當要用錢時便找工作做; 甚麼也沒有時去找朋友,討得一两隻香蕉或一两片麵包下肚,又是一天了! 像卡洛斯,家中自製薄餅賣,所以吃是不愁的,無工作時,約些好友踢球消遣去,生活不要求奢侈品,有時標有舊電器不要,用得的用不得的他都樂意接收,用得就最好,壞的嘗試去修,修不到當爛銅爛鐵賣十元八塊也很滿足。只是如前文說過的對"衛生"的態度,乾淨~就是"眼不見為乾淨",只要有洗過就是乾淨! 甚麽叫交叉感染你我也未必完全理解更何况是他!
我家有政府水管的自來水,但我們飲用的是叫"天水"的~雨水! 雨水儲存在屋外两個黑色大水缸,我們加了濾水器,直接飲用,由飲料到煮飯都用它,要洗滌清潔沐浴等才用自來水,因為標說自來水加了太多氟、氯等化學物,氣味難聞也有害。所以我們有些五加侖大水樽也有些一加侖細樽方便使用。有日,用剩两個一加侖樽,我口渴盛了一杯水,平時我看也不看便飲,但這日我不知何故,竟會拿起水杯先放到窗口的光源處看,結果,我留意到水杯內的水有雜質,我以為杯子不乾淨,再倒一杯又一樣,於是懷疑水樽內的水本身有問題,便檢查水樽,果然真是有雜質! 再看另一個滿的樽,原來裡面也有些黑、白點在水中,於是我懷疑是濾水器有問題,可是我在日曆上寫著上次更換濾水芯的日期只是個多月之前,而濾水芯使用有效期是六個月! 這事令我疑惑了! 會不會是水樽本身污糟了?我只好倒掉那些水,再立即去裝两樽來用,裝了水也隨即看看有沒有雜質在樽內,發覺水很清沒有雜質! 即是濾水器是沒問題的! 我便開始懷疑是與卡洛斯有關!
以前標會叫卡洛斯幫我裝水,間中水用完了我又急於要用便自己去裝一两個加侖樽先用。通常大的五加侖樽還是等卡洛斯裝,因為要把水樽由地下拿上二樓,要上樓梯,五加侖樽太重我拿不起。有一次我無事做便去看標他們工作,剛好見到卡洛斯正在裝水樽,當時一個一加侖樽裝滿,他一手拿走裝滿了的樽,另一手隨即將空的樽立即放到出水口下,而當時他的手在樽口之上,水就流過他的手再進入水樽!! 我看到那情況刻立刻恍然大悟! 那就是水中雜質的來源! 從此以後,所有水樽我自己裝! 倘若我去裝水時卡洛斯說幫我,我就說我無事做,標的工作緊要些,著他去幫標工作先,當大的樽裝好我把樽留在原地,稍後他只須把大樽搬上樓便可。
卡洛斯總算有受過教育,也會說西、英双語,另一個工人,農場看更~"偉",他在瓜地馬拉長大,沒有讀過書,所以只會說西班牙語不懂讀寫。找他工作,必須他太太或卡洛斯幫忙翻譯。連卡洛斯也說偉由於是文盲,很多事情他都很無知! 即是說,他比卡洛斯更 Ignorant 愚昧! 在帮我們之前,他在一些大蔗園、蕉園、橙園等做收割的工作,但那些地方工作有季節性,所以可能工作一两個月便要停工四五個月,所以當我們找長工時,他願意立即上工,一做便六年。

去年我們開始種甘蔗,這裡很多人種甘蔗,賣給糖廠製糖的。這裡的農民收割甘蔗前會先把蔗田放火燒掉,既把枯葉燒掉,也把蛇蟲鼠蟻趕走,工人收割時既安心又方便! 可是我們種甘蔗不是為製糖,是要榨蔗汁,因此標早跟偉說不能燒田! 可是"偉"多次說,他以前在糖廠附近的大甘蔗園工作,就是先燒田後收割的,但標一再聲明,總之不可燒! 三月初並叮囑他,要把圍繞蔗田範圍的雜草割除,以免日後被山火波及! 因為旱季很多人放火燒雜草、樹叢,火勢常一發不可收拾,會蔓延到來。
可是一星期後,偉告訴標,因為有山火,把蔗田燒掉了! 嘩! 那天標收到消息,真的怒火中燒! 因為標一早著他除掉田外雜草乾草等,即是他沒有照做! 而他卻,總是說要燒才肯收割,所以標認為根本是他自己放火卻賴是山火! 因為年前也有前科,標請偉的哥哥來割草,清理一處樹林,但他也是說先燒掉,便容易清除清理,可是標說,一把火燒掉多容易,我自己也可做,為何要付錢給你來燒?總之,想收錢就只可去砍去割! 可是,幾日後,偉告訴標有山火,而且波及一處種了椰子樹的田……! 標又是激到怒火中燒,最激氣是那火波及一塊種了一年有成百棵椰子樹的田!
卡洛斯當翻譯,他告訴標,偉說他不知為何你要那麽嬲,不燒也都燒了,反正別人個個都是燒了才收割! 令標更為氣結! 因為偉仍然不明白,造糖和榨汁是不同的,甘蔗燒過是不能再造果汁的! 卡洛斯便告訴偉,他十多歲時就試過吃燒過的甘蔗,味道不再甘甜,既有苦味又有燒焦味,所以是不能用來榨果汁飲的! .
為了此事,標愁了幾日,最後找到個朋友,知他近年也加入了種甘蔗行業,便去向他打聽購買,知道可以找到其他甘蔗供應,標才息怒。
偉,即使火不是他放,但他沒有可把圍繞蔗田邊的草割除,以致山火波及,也是有責! 被標責罵時他是心有不甘,標曾擔心他會即時劈炮走佬,所以一度向友人打聽,除時找人頂替偉的工作! 結果發現,原來有很瓜地人想到來找工作,而且人工週薪不足二百貝元(一百美元)! 偉,應該知道,標沒有待薄他,我敢講,若他放棄這份工作,是永遠不會再找到多過或是相同金額週薪工作的!


🌎

2017年4月3日 星期一

生活逼人,人也逼人 ~ 2

*沒有電腦,翻查舊資料及找圖片也有困難,所以有些關於工人的故事,我已忘了之前有沒有說過,有也再重複說了。

鄉村小教堂
四月二日,去了今年第四個喪禮,朋友的母親,八十有一,息勞歸主,願安息!

小朋友真的落手落腳幫爸爸工作!
卡洛斯,(這幾幅圖的是卡洛斯的女婿及外孫),他十五歲前在薩爾瓦多生活,有讀過書,來到這裡有沒有再讀書我不清楚,總之,他會讀寫西班牙語,可是對於英語他能說但讀寫能力就較差。而他的女婿是只懂西班牙語完全不懂英語。
標與卡洛斯的僱傭關係始於十多年前的挖泥船工程,零八年某日,標受政治打壓,加上工頭受人錢財做反骨仔專搞破壞,那天標知道後跟他爭吵,那工頭竟氣燄高張說"我不幹了",(因他收了人家錢,又以為標沒有他不行),然後更疏擺跟他一起來的約四、五個工人一起走,說要"共同進退",想一鑊撓起標。於是,他們走後,標索性叫所有工人都走~回家! 第二日仍有幾個工人繼續回來返工,沒回來的都是工頭的人,好在當時工程已在尾聲,標最終能完成工程,之後便遣散工人,立即計好各工人的薪金及遣散費,交到勞工部,著工人到該處收錢,如有投訴也即管立刻在該處投訴埋! 結果那工頭及跟他走的工人投訴,說標沒給他們遣散費,標說已問過勞工部,當日是他們自己先說不幹而離開,即是在遣散前已自動離職的,所以,只須計算到他們走那日的人工,不用給他們遣散費! 工頭後來聘請律師告標,但最終在審訊之日他甚或他的律師也沒有到庭應訊,事件不了了之。其實就是收買他的人出錢叫他一於告標,要給標麻煩,所以就替他發律師信,但之後卻不再替他付律師費,所以律師便不上庭告不成!

卡洛斯是當時的其中一名工人,但剛好在發生此事之前他已請了假回到薩爾瓦多,所以在事隔幾日後他如常回去返工時,奇怪怎麼靜靜的無人開工,標也奇怪他回來做乜?因為在通知工人遣散後,工人不用回來! 但卡卻矇查查,同時又很擔心突然失去了工作,便向標解釋自己回了薩爾瓦多一星期,甚麼也不知道。標知道他與工頭之事無關,便讓他回來繼續工作,因為工程雖然結束,但仍有些手尾或一些其他鎖碎雜務要人跟,所以最後只有卡洛斯一人得以回來繼續工作。
爸爸油漆,小朋友在旁看。
不用幫手時,他自己躲在角落玩
小朋友有時落手落腳幫忙,有時自己躲在一角玩,有時圍著屋子兜圈跑呀跑,再無聊時,就拾起地上的泥頭抛上屋頂! 那日黄昏我望出窗外,見屋頂有些東西,望清楚原來是沙石或泥。
第二朝再看,右邊其中一粒已吹散了,現在是旱季很少下雨,我只擔心下雨就把泥沙也沿集水管沖進大水缸中~那是飲用水啊! 標叫孩子的爸爸去清理,但他來到就要先做正經事,所以至今仍未清理。


卡洛斯讀書不多,有燒焊技能,標讚他的燒焊工作手工精細,但是"ignorant",無知固執凡事不會多加思索。在標沒工程做之後,他也試過再找長工做,遠一點也肯去,可是僱主卻把他的工資壓低,因為請外勞人工便宜,不過他是熟練技工,僱主算死草,想要馬兒好又想馬兒不吃草,卡洛斯算一算,日日一來一回路程遙遠辛苦過白做! 所以只好在附近找臨時工、散雜工。
他太太做薄餅賣,初期我們都有幫襯買來吃,但後來怕怕了! 因為他們對事物的理解能力太單方面! 簡單講就是頭腦簡單,不加思索! 我們最擔心的是他們對食物衛生及處理上的態度! 在工作上,標經常因為卡的"太單方面"的想法而與他爭吵,有些事你以為是為佢好,為工作好,但佢覺得無所謂也無必要,你要他那樣做,他反而覺得你在給他麻煩,所以不想依從你,那管你是出糧的波士! 所以經常產生爭拗! 以下是一個很好的例子:
這隻大老鼠,有籠的四分三長度,尾巴仍在籠外!
去年,家中有鼠患,之前一直用藥,不見成效,因為每次放下藥餌,两三天後便吃清光,即是牠們仍然每天都來開餐,我只負責餵飽牠們,但卻不見有死老鼠,即是藥物有無效也不知道。於是改為藥加籠双管齊下。結果鼠籠有效,有日捕獲一隻大鼠(比以前多次捕過的大一倍有多!) 於是我便把籠拿出後院放入一個裝了水的红色膠桶內浸死,膠桶外觀一般,平時我是用來盛水洗地布、地拖、工人也用來洗機器零件等。我把籠插入桶內便返入屋,稍後卡洛斯到來標便著他清理。

午後,標繼續與卡在後院工作,當時標正裝組一座"處理飲品的"裝置,已安裝完成可以測試,於是叫卡拿水桶裝水,倒入第一個水缸內。卡洛斯竟隨手就拿起早上用來浸老鼠用過的紅色膠桶來裝水。標立即喝止!
卡不解問:"你不是說要裝水嗎?"
標說:"你不能用這個桶裝水。"
卡說:"為什麼?這個桶又没有漏,可以裝水。"
標說:"這個桶今早用來浸死了一隻老鼠!"
卡說:"我已經沖洗過乾淨了,有甚麼問題!"
標說:"我的天啊! 我的容器是用來處理飲品的,人們會吃進肚子的,你怎可以用一個浸過死老鼠的桶來裝水倒入那容器內,如果吃壞了別人我是要負責的!"
卡仍堅持:"我已經洗刷過那桶了,乾淨的!"
標更堅持:"你就是不可以用浸死過老鼠的桶來裝水倒進我内容器內!"

標的語氣越來越大聲,但只是強調水桶裝過死老鼠是不能用來盛載水給人食用,(還未計我平日用來洗地布、拖地啊! ) 即使現在只是試驗,但食物製造必須從開始、由頭到尾都要講究衛生清潔,所以才那麽堅持,根本並沒有責罵的成份,可是卡洛斯不那樣想,亦可能是因為不想再去找另一個桶,然後又要把桶沖洗才能用,再者是在他心目中,那紅色膠桶他已經沖洗過了,是乾淨的,可以放心去用,但標卻要為難他! 結果,卡一臉不滿,行去東摸摸,行去西望望,始終不肯去取另一個桶,標叫他時就扮聽不到,不回應! 標叫了幾次他都沒回應,標知他在發晦氣,不能再工作下去,便叫他收拾工具回家!
發生這件事那天,我剛巧在臉書看到有人分享一張圖片的獅子父親教孩子的故事,那刻我完全明白標由最初的堅持以至後來要遣走工人都是正確的,所以我也分享過那圖及故事。
正如標也常說對著那些愚昧無知、頑固又死心眼的人(像卡洛斯),那管你的話是如何正確有理,他們都不會聽得入耳,因為他們都不會思考,不會想後果! 若標仍堅持要卡洛斯依他的方式繼續工作,卡在不滿及愛理不理的情緒下,只會壞事,甚至氣壞標自己! 所以標只好叫他回家去! 這就正如獅子爸爸所說的一樣,《不要與那些没有素質的人爭辯,微微一笑遠離他,不要讓他咬到你!》
此外,卡洛斯可以用一個裝過、浸死過老鼠的膠桶來給標裝水用,你可以想像一下他在家會是怎樣做麵粉薄餅罷! 若是你,你還敢幫襯或吃嗎?


🌎


生活逼人,人也逼人 ~ 1

*電腦已送檢,生死未卜!
香港民不聊生?? 我只想到 : 真悲哀! 井底之蛙、身在福中不知福、、、、
農場種出趣怪紅蘿蔔
已經很久沒有上載關於農場的事,因為去年只在年初到過農場三幾次,下半年幾乎完全沒有去,只靠看守的工人留守,每一或两星期他或他太太到市中心來出糧。我間中给他一些菜種回去種,蔬菜長大了,當他來的時候就帶些给我。
加建(藍色)再加建(白色),芒果樹沒有了!😢
而過去两三年間,我們忙於在後院加建部份,原本只用來存放另一處被銀行收地而要搬走的雜物,後來為生活,標要找生計,於是再次加蓋,結果我最喜愛的芒果樹也要被逼砍掉了😢!新加建的部份將利用來處理甘蔗,榨取甘蔗汁,但當然不是只榨取甘蔗汁,而是會加入其他元素如蘆薈、薑和檸檬汁等,以瓶裝出售,甘蔗汁必須冷藏保鮮,所以要有地方特別處理。年前已開始部處,並購置小型機器,及分咐農場工人開始大量種植甘蔗。
两公孫! 帶孫工作!
伯利兹(貝里斯)人口只得三十五萬多,聘請工人是一大難題! 幾年前講過工人,過去幾年經濟、環境、人的心態也有所重大的改變,今日又再講講工人! 看看世界的其他人如何生活!
上圖是替標工作了十多年的工人卡洛斯,來自薩爾瓦多,他十五歲就來到這生活,學會燒焊的技術工作,生活一向安定。自從2008年後標的所有程被逼停工,把工人遣散。隨後全球經濟下滑,本地很多工程爛尾,雖然後來情況好轉,有工程得以繼續開工,但那些工程都被外資財團包攬,聘用的不是有群帶關係的熟人便多是外勞,來自鄰近國家,人工便宜,因此卡洛斯有技能也沒法找到工作,沒有工作時,甚麽雜工也要做。問題便來了,他全盛時期原本做燒焊的日薪由七十貝元起(一美元兑二貝元),但做普通雜工的日薪只是三十元,標怎能以三十元請他來當雜工,標肯人家也不肯。所以有一段時間他要外出找工作,找不到便呆在家中。而他太太後來開始做麵粉薄餅Flour Tortillas 賣,初時只是一個小攤檔擺街邊,後來卡洛斯一直找不到工作,他太太便要他幫手把生意做大了,用膠袋入起薄餅一包包,賣到附近的雜貨店以至超市去。
之後,標間中有些簡單工程工作,便叫他回來做,也只能給他日薪五十元,只是三幾日工作又停十日八日,所以有一些時間,他太太想他全身投入幫她做麵粉薄餅的工作,便給他很多工夫,讓他忙得無暇分身不能到來。不過他總算是個有良心的人,他對太太說,"我們有困難時、需要甚麽擔保信之類時,Mr 標也肯幫我們,他需要我幫他工作,而且我不是去白做是有人工的! 我們怎可這樣對待他!" 從此之後,當標有工作給他時,他都與太太盡量安排好時間,標知他早上要先去送貨,也讓他晏一點到來,一般人早上八點開工,他住在附近,通常九時半左右才能到来。
平日他要在半夜十二點幫太太搓麵粉團,之後等粉團發酵,他才可去睡。清晨四、五點他太太起床開始做薄餅的準備工夫,五、六點他也要起床帮手(薄餅要放涼一點才可以入袋包裝),之後他便踏著脚踏車去送貨。送貨完畢回家後,沒有其他工作的話,他便又再上床睡覺去。
帶子工作,父與子
卡洛斯本身沒有子女,他太太在薩爾瓦多有個女兒,在繼女十來歲時接了來一起生活,在這讀了幾年書,會說些英語,十八歲左右大肚,孩子爸爸也是瓜地人,廿歲左右,在那裡認識,我不清不楚。他只說西班牙語,沒有固定職業。孩子出世後,初時由繼女自己照顧,幾個月後,據說孩子爸爸沒工作,她後來找到了工作,於是留下孩子給孩子爸爸及她媽媽照顧。但有時孩子爸爸有工作了,卡洛斯太太也有事外出,便把外孫留給卡洛斯看管,結果,標想找卡來工作,就因為這個小孩令他不能來,於是,如果是非常緊急而又沒危險的工作,標便叫他把孫仔也帶來,讓他坐在一旁看著他工作,大家將就一下。
幾年下來,卡的繼外孫也快六歲了,間中卡仍要帶著他來開工。聞說孫仔的媽媽後來再找不到工作,開始討厭這裡的生活,與孩子的爸爸也出現問題,最後留下了兒子給母親自己返回瓜地去生活! 當孩子三、四歲時,卡帶著他來開工,標叫卡送孫仔去學前班的幼兒園,讓他熟習與其他小朋友相處,為讀小學做準備,但卡說他不能話事,他說太太及孩子的媽都不願送他上學,我們估原因大概都是與錢有關。後來孫仔是有去過幼兒園,但因為小孩在家中只用西班牙語跟外婆及爸爸溝通(两個都不會說英語),去到學校言語不通,特別害怕了,不肯也不喜歡返學,於是再沒上幼兒園。
到孩子四、五歲時,快可以讀小學了,當卡仍要帶著他來工作時,標又對他說要送孩子去上學,卡說他太太不肯,於是標叫卡回去跟太太說,法例規定家長不送小孩到學校讀書是犯法的,政府會派人來拉父母或監護人坐監的。最终有無送去學校?因為那時沒有太多工作给卡,他少來,所以我們不清楚。
到上月初再有工作给卡,他又带了孫仔來開工,標問他孫仔不用上學嗎?他說 "返過一排,但不習慣,總是哭不想去,我太太便說他不想返便不返!" 於是標又再說,告訴你太太,政府不止會拉父母、監護人,也會把小孩帶走的,是真的,不是說笑!  結果之後幾日他沒有帶孫仔來了,再幾日後,標又問怎麼孫仔不來了?卡說返學了! 孩子爸爸無工作,在家照顧他,不用來。
小孩與來自農場的看更
後來因為後院的擴建,需要多些人手,於是把農場掌門人也叫來,再叫卡洛斯也帶他女婿來幫手鋪水泥。第一日上午卡與女婿來,孫仔沒來,午飯後孫仔來了,標問小朋友沒有返學嗎?小朋友躲到外公身後,卡洛斯說放學了,下午不用返。於是,從此,卡和他女婿下午便帶著小孩來開工了。小孩爸爸沒有專長技能,只能做簡單雜工,做完水泥的工作之後,又要停工,因為木工電工等他都不懂,於是他便留在家看孩子,到標有油漆工作给他了,上午他和卡一起來,下午他們就要帶著孩子來開工。



。。。。。待續

🌎



2017年3月22日 星期三

百無禁忌 人生無常

**電腦壞了,修理無期,苦惱!
        年紀漸大,覺得日子過得很快!太快了!! 不管是開心的還是傷感的日子,眨眨眼就要消逝去,家母也走了一年!
        由香港回來最初的半年,心靈就像多了一個洞,少了點甚麼卻多了傷痛,不知該怎樣才能把這黑洞填平,還是由她繼續空虛好了。一想到空洞,想到老父,他內心的空洞一定比我們的更深更痛!
        在母親剛走後,我回到老家奔喪,幾天後,聽妹妹說父親今日〝又嚷著要〞把屋前一棵白蘭樹砍掉!初時我以為是為了陽光的問題要砍掉枝葉,但妹說,媽走後,爸就說要把幾十呎高的樹砍掉,兄弟們便把樹鋸了一半下來,現在他"又想再砍"!她們當時勸說天氣不好,剛下過雨,過兩天再砍。過兩天後,沒雨了,他就自己拿起鋸子想去動手,兄弟見狀便又代勞了,這次把樹砍至剩 下主幹至開始分枝的部份對上,仍有十呎八呎高。又過了幾天,妹說,老父仍堅持要再把樹鋸矮,那天早上下過雨,午後他就拿起鋸子要去鋸,妹夫見狀,便立即取過鋸子替他去鋸,終於把樹鋸至剩下樹頭呎多二呎的高度。
        妹說,那樹是很多年前,媽叫爸幫她種的,多少年我也不清楚,但廿來年一定少不了!媽走後,爸也很難過,晚上睡不好,最初砍樹就是因為睹物思人,所以他要把樹砍掉,但兄弟們代勞,只砍了一半高度,是因為那是媽種的樹,兄弟都捨不得那麼多年的那麼高大的樹被砍掉!但父親每天都默言不語,無人明白他的心情,他一再要砍樹,最後終把整棵樹砍掉了。妹夫說,原來就是因為那是媽媽的樹,父親一看到那樹就會想起母親,心裡難過,晚上無法入眠,所以決定把樹砍掉。我們都說,既然如此,砍罷砍罷,如果他覺得砍了舒服點,那就砍了算吧!
        2017至今,才3月還未過,已經去了幾次喪禮。標的两個孫兒女,在1月和2月两星期內分別失去了两個年長的外曾祖父(太公公),先是媽媽的外公,然後是爸爸的外公。爸爸的外公,即是標的前外父,而這外父是標已故太太的繼父。今年初他曾經入院做手術,因為两日便出院了,所以我們沒有去探望他。之後他又再次入院,標的仔女有去探過他,他們第二次去探他時,我有想過我和標也該去探一探他,但標很多事做很忙沒有去。到他們最後一次探他,回來當晚沙朗跟我說外曾祖父say hello to 我和標,我便問她他怎樣了?她說"Okey,都是那樣"! 我心就想,明天定要叫標和我去探他。怎料第二天早上七點有電話來,星期日各人都在家,電話被樓上接聽了。十分鐘後,當我上樓準備做早餐時,看到沙朗和比利哀傷的表情,沙朗更眼濕濕,我已經估到是他們的外曾祖父過身了! 我當時有點嬲標,因為我們最終也未能探望他! 聽親友說,他臨終前幾日像是知道自己大限將至,向各親人問好,見到的見不到的都問好,其實意思就是說再見了! 老人家,臨走也記得我們,我們卻不肯放下片刻的工作去探望他!
        在"外曾祖父"喪禮那天,我心情有點沉重,因為那些喪禮的氣氛,令我想起了自己媽媽,她走了差不多一年,她走時大家沒機會見最後一臉! 而"外曾祖父" ,我和標是有機會該探望他見他最後一臉的,可是我們錯過了機會,而他老人家臨終前也記得叫孩子回來say hello to 我們! 看著他的棺槨覆蓋水泥真的永別了,那一刻再也忍不住淚水! 機會錯過了就只能永遠遺憾!
        跟著3月初,標一個牙醫朋友突然辭逝,更令人黯然神傷! 標接到另一朋友通知的電話時不敢相信,叫朋友别開這玩笑! 那出事的朋友當日在牙醫診所内,如常工作,預約的客人未到,他太太是他的助理,當時外出一會辦些事,到她返到診所時,見牙醫伏在檯上,已經沒有氣息,他當時正在看報紙!
        两日後,標再有另一個朋友去世,他一直有病查不出原因,終於約一個月前才在花旗的醫院經多次檢驗後,證實患上肺癌,而且證實是肺癌時已經是第四期! 親友都為之憂傷,可是治療期間更發現癌細胞已擴散至腦部,結果由證實肺癌四到去世也不足一個月!很年輕,才43歲! 實在令親朋痛心。
        日前,收到朋友訊息,她丈夫上月也因病過身,剛辦妥後事,總算安頓下來。我只能在這遙遠的國度祝福她,希望她多多保重,繼續積極樂觀的生活!
        人生就是那樣無常,珍惜現在,珍惜眼前人!

🌎



2017年3月19日 星期日

外國人在伯利兹 ~2

** 為了要繼續用手機寫文加圖,我要想想方法怎去做,最後想到先逐張上載圖片,然後再加字。但上載圖片要先安排好次序,然後由最後一張倒序方式上載,這樣先做一點預先安排,就順利多了!

上回說到治安的話題,肥哥哥說治安不好,他要隨身携槍,你別以為真的那麼隨便,於是人有我有學人陀支鎗在身以為好有型,分分鐘要坐牢的! 還有,當女主持問肥哥哥知不知 Punta Gorda 這地方時,他說不知道! 是本地人又會帶槍在身,竟然會不知道南部重鎮Punta Gorda這地方?他真是像在演戲多些!
又說,街上人很冷漠,向他們查詢Punta Gorda 人們灑手寧頭說不知,匆匆行開。其實絕大多數本地人都會知道Punta Gorda 是在南部接近邊境的市鎮,就像在香港問人"上水"在那裡,沒去過也聽過的,但人們都說不知道,當然啦,你用攝影機對著她們拍,人家不想上鏡,又不知你拍甚麼,當然迴避啦! 

至於說街上小店舖都門禁深嚴,又四處可見持來福槍的警察,講真,持來福槍警察是有,但也不是街頭四處都有經常駐守的,只是一些治安真的很差的黑點會多加巡邏,或當日巡區巡至該位置而已。說到槍戰也不是經常發生,個別有人被槍殺的多,雙方搏火互轟的情况少之又少,且多數在夜間發生,又多在罪惡黑點,一般普通人或遊客是不會隨便到那些地方去的。
靚女主持在街頭見到的小吃,一片片大圓形黄色的是一些粟米薄片Corn Tortillas,放入油中炸一會(其實是因為薄片本身很硬,翻炸令它脆些易咬食),塗上厚厚的醬是紅荳蓉,再加些切絲的椰菜、芝士,淋上茄汁,有些會加少少肉碎,個人覺得,當小吃食一两片是可以的,但有些人會當主食來吃的。
第二天,巴士由首都繼續出發到南部Punta Gorda,主持人說車速很快,那是因為該路段是山區,人煙及車輛均稀少,駕車者自然就會加速。至於車上的咪錶壞了,這也不是稀奇事,事實只要車子仍走得穩穩妥妥就好了!  而車門也是壞的?這個就未必,那只是天氣熱,車內沒冷氣,所以打門車門令空氣流通而已!

去到了目的地小鎮,女主持又四圍去問人關於這次去找的日本女士,又是十問九不知,因為很多人都將日本人和中國人混淆。日本人平日不告訴別人自己是日本人,就一定會被視為中國人!

所以,其實很多人在旅遊節目中看世界,究竟當中有幾多是雞毛蒜皮小事被抹黑放大,真是不能盡信的!

……  完  ……


🌎

2017年3月18日 星期六

外國人在伯利茲 ~1

** 電腦壞了!這篇原本寫到一半,電腦就壞了,修理無期,只好嘗試用手機寫。但原來上載圖片時,不可以一次上載多張,而且圖片上載後總是放置在文章頂端,不能讓我自由安插在我想要的位置,令我十分混亂,花了不少時間去試去了解,不得要領之下,只好又要暫時放低,待有時間再搞!  這一篇也要分上、下了。
第二段影片長1小時30分,其實內有三個不同地區的故事,片名《移居世界秘境日本人》首30分鐘就是貝里斯,亦即是伯利茲~BELIZE。之後的是非洲迦納和澳洲。
這次要找的女士住在伯利茲南部,要乘坐八小時的巴士前往。



首先,到達機場後,這位小姐是坐順風車出市區的。說是因為沒有機場巴士出市區,而這位肥哥哥肯義載她出去。沒錯,是沒有巴士出市區,但有的士,價錢我未搭過所以不清楚,出市區不太遠,上車前講好價錢,合理就搭吧!不過,通常旅客都有親友或旅館專車接送,一般很少人會像她坐順風車的。因為都幾冒險,尤其係如果你不認識車上的人,事關這裡有條法例,倘若警方隨時查車而發現車上有任何違禁品的話,車上所有人男女老幼,話之你懐孕六七個月大大個肚,阿公阿婆七八十歲,全都會被帶回警署拘留,你要自己找錢找朋友或律師保釋,然後再等候開庭聆訊,你要自己證明自己清白,否則是要坐牢的。
片中車輛中途再有人上車,說是机場職員,這方面很多時都會是真的,即使不是机場職員,尤其是中午放飯時段或下午轉更時候,也會有些人想坐順風車,因為由機場出去公路說遠不遠,說近不近,公路外有店舖、餐廳、超市等,車程不遠,但,在大熱天之下步行出去,即使只是十分八分鐘,也會滿頭滿身大汗,所以他們很多時都會請求離開机場的人順便載他們到路口去的。
去到市區,肥哥哥告訴靚女,治安很差,他還拿出隨身的手鎗來給她看! 現實係,情況並不如他說的差,我就從未見過有人隨隨便便拿鎗出來! 佢真係做戲咁做! 事實上,有鎗在身的人是根本不會讓你知道的! 你真以為你有鎗大晒? 別儍了,真要搶劫你時,怕你鎗也未摸到手,連鎗也被人搶去了。
這裡携鎗必須要領牌,領鎗牌不容易且每年要再交牌費續牌,無牌藏械要坐牢的,所以一旦你的鎗被人搶了的話,警方未必肯再發牌給你,就算鎗枝得來容易(非法手段),但無牌就不能管有,是犯法的。
例如,某人就有鎗牌及鎗,每次出街,鎗與牌必同時跟身! 若出街忘了帶鎗,不管是剛外出還是已外出了一段時間正在辦事中,一想起忘了帶鎗,都會匆匆回家取鎗,然後才再繼續辦事。為何那麽著緊?因為本地法例,亦即是上文提及的法例,凡持鎗者必須領牌,無牌藏械是要被拘禁的,如在車上,車上所有人會被拘禁 ; 如在私人物業範圍,包括屋內外、院子、停車場,當時所有在場的人也要被拘留。
倘若萬一有日,某人忘了帶鎗出街,而剛好小區發生了事情,警方要逐家逐户入屋搜查,結果搜出了某人的鎗,而剛巧某人不在家,他的家人沒有鎗牌,於是警方就會以無牌藏械罪名把所有當時在屋内的人,不管家人、工人、或朋友,互相認識或不認識的,全都帶返警署拘留,倘若你當時只是送外賣入了那院子範圍逗留,那你真的倒霉當黑一身蟻了! 而本來十二歲以下小童可免被帶返警署的,但當警方要將現場所有人都帶回警著時,難道你會留下你的三歲、十歲或八歲小童自己在家嗎?所以根本就是不管男女老幼全部要到警署! 由於這條法例太苛刻遭到百姓及政黨的批評,要求修例,但政府一意孤行,不肯修改。
所以,搭順風車真的要小心,萬一車上的人没有無牌藏械,但有其他違禁品,例如毒品、大麻等,結果都是一樣! 所以還是不要隨便貪小便宜或貪方便,以免惹禍上身!

……待續……

🌎